家中拜拜,因此要準備三牲,其中一項是「魚」。

晚餐時阿爸看了看桌上的魚,突然冒出了一句讚美「今天的魚煎得很漂亮喔!」

煎魚是一門學問,油不能太多,又要不怕油飛濺出,還要兼顧色香味,對於不銹鋼鍋是種考驗。

我轉頭問了阿娘一句「你有抹粉嗎?」,我曾教過她把魚擦乾,在魚身拍點麵粉會比較好煎,不會煎出燒焦且屍骨不全的魚。

阿娘目不轉睛的看的鄉土劇,心不在焉的回了一句「有啊!我今天抹了XX給我的那瓶乳液,還有妳買給我的那罐OOO!

ciaobell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